小说者-> 捕鱼注册-> 《碰瓷新娘》-> 第174章:醉酒
第174章:醉酒 作者:神经大条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14
  •     但是已经来不及了,那人已经撞到了肖渲苒。商场里人声嘈杂,肖渲苒似乎听见有谁叫自己,可是听的也不很清楚,只是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只感觉自己的右边肩膀受到了很大的撞击力,可是她现在站着的地方,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扶,在被撞的一瞬间,肖渲苒觉得自己今天完了。

        然而,想象之中的倒地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,她抬眼

        这时小五也已经快速的跑了过来,她看着肖渲苒没什么事,再一看电梯,已经下去了,再去追也来不及了,想来这商场里到处都有电梯,这件事要是想要查很简单,小五还是先扶着肖渲苒,问道:“太太,你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肖渲苒刚才有些买反应过来,但是现在反应过来了就感觉腰上有些疼,而且现在动一些就疼,应该是扭到了,她跟保洁阿姨道了谢之后才有些可怜兮兮的对小五说:“我可能扭到腰了。”

        小五感觉自己怕是要完了,这好几天没来跟着太太,今天一来,太太就扭到腰了,而且刚才的情况很危险,要不是那个保洁阿姨,可能她现在要以死谢罪了,小五小心的扶着肖渲苒,“太太,那我们现在先去医院吧。”

        小五将肖渲苒送到了医院,然后感觉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周建,然后把商场里的那个奇怪的撞肖渲苒的男人,都告诉了周建。

        周建现在很生气,居然还会有人故意撞她,而且小五还跟着,好在肖渲苒只是腰扭伤了,要是更严重一点,他现在可能想杀人了。

        其实肖渲苒的腰扭伤原本就不算严重,医生按摩了之后,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。

        肖渲苒自己走了出来,看到赶来的周建,突然的就有些不想说话了。刚才那个撞她的人,不出意外,又是周建的哪个爱慕者故意找来的。肖渲苒有些不懂,这周建又不是皇上,怎么还这么多的女人趋之若鹜的往他身边靠,现在居然还容忍不了她肚子里的孩子,大庭广众之下找人来撞她,也不知道那些女人是怎么想的。

        但是看看站在自己眼前的周建,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,她现在似乎又知道了那些女人为什么会这样了。她没有甩开周建的手,任由他扶着自己走出了医院。

        回到家里,谁都没有说肖渲苒刚才在外面扭到腰的事情,免得佟咚咚担心。而周建现在也是没有工作的心思了,他现在只想知道,那个撞肖渲苒的人是怎么回事?就怕是有人有意为之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虽然周建现在是很不愿意肖渲苒出门的,但是这是肖燕的葬礼,肖渲苒还是必须要去参加的。肖燕这一辈子,在苍南市待的时间最长,所以最后萧陆还是决定把肖燕葬在苍南市,这个肖燕最熟悉的城市。

        大概是之前真的太伤心了,真正的到了葬礼的这一刻,反而平静了,她静静的参加了葬礼。

        原本萧陆和肖渲苒也许久没见,准备一起吃饭的,但是看着肖渲苒有些状态不太好,也就作罢。他们也急着回龙江市,因为这是他们第一年和萧明堂他们一起过年,所以他们就回去了,而且孩子现在还小,不能离开太久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肖渲苒就一直都呆在家里,虽然她也没有特别强烈的想要出去的愿望,但是被强制不能出去还是很不开心的。到了年底,苍南地产的事情基本上都处理完了,就只剩下一个年会了,年会之后就算是彻底的放假了。周建这几天一直呆在家里,美其名曰要陪她,其实就是担心她再出什么幺蛾子。

        至于年会,肖渲苒现在也不能喝酒,不能穿礼服和高跟鞋,而且晚上还挺冷的,她自然是不能去的。

        肖渲苒突然的想起来,她和周建结婚的这一年半,苍南地产的两次年会她都没有参加,去年的年会,那个时候公司的EO不是周建,他们在玉溪,今年,她又怀孕了,去不了。虽然也不是什么有趣的活动,肖渲苒突然的觉得对这个活动有点感兴趣。

        晚上吃过了晚饭,肖渲苒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她先去洗了澡,然后就把房间里的灯都关掉了,只留下几盏暖黄色的灯,不是很亮,但是却让房间看起来很温暖。

        肖渲苒坐在软软的沙发上,等着周建回来。她之前是跟周建闹别扭才住在这个房间的,但是周建也跟着搬到了这个房间,把自己的东西都搬了进来,于是他们的房间就变成了这一间了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周建也没有说过他会早点回来,但是她就是想等他。肖渲苒十分无聊的坐在沙发上,看杂志,玩手机,看电影,看着已经十一点多,但是这个房子里依旧没什么动静。

        就在肖渲苒准备自己先睡的时候,她听见了院子里传来的汽车发动机的声音,没一会儿,她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。肖渲苒穿上鞋子,走出了房间,这才发现,这进来的脚步声,不止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肖渲苒顺手便打开了离自己最近的灯,看着在韩双月的搀扶下的周建,似乎喝得有点多。大概是这突然的灯光,让韩双月也愣了一下,她笑了笑,对肖渲苒说道:“嫂子,周建哥哥晚上帮我挡酒,喝的有点多了,我就顺便送他回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肖渲苒总感觉韩双月的这个笑不怀好意,她也是笑了笑,“真是麻烦你了,交给我就行了,你晚上回去小心一点。”

        其实这和韩双月想像的不一样,她原本以为佟咚咚会出来,然后这么晚了,她肯定会留宿自己,但是没想到这肖渲苒动作这么快,而且完全没有要留自己的意思。不过这都没关系,她最主要的目的达到了,她笑了笑,“不麻烦,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把周建交给了肖渲苒。

        肖渲苒强撑着自己的身体,扶着周建,看着韩双月出去关上了门,她才扶着周建往他们的房间里走。肖渲苒原本扶着周建就有些吃力,更何况她现在是个大肚子,扶着周建更加的艰难了,她将周建扔在床、上,准备将他身上的外套取下来,给他擦一下、身体就算了,比较他现在醉成这个样子,她也没办法帮他洗澡。

        肖渲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周建的外套给脱了下来,她才准备将他的领带解开,却看见了他领口的口红印,她突然的就没了帮这个男人擦身体的兴致了。这个口红色号,应该是今天韩双月的涂的那个。肖渲苒突然的觉得自己有些傻,傻乎乎的等他回家,结果他回来了,身上带着别的女人的口红印。

        看着仰躺在床、上的周建,肖渲苒懒得去管他,反正这房子里到处都开着暖气,他也不会冷不会生病。

        肖渲苒去了楼上的他们之前的那个房间,佣人最近也一直在打扫,也可以住。

        早晨,周建醒来的时候,指感觉自己头痛欲裂,昨天喝多了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,但是对于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这件事还是一无所知,可能是陈默送自己回来的吧。

        周建从床、上起来,看了一眼房间里,没有肖渲苒的身影,自己昨天穿的外套扔在了一边,但是只是脱外套,可能是自己脱的,房间里开了暖气,热。

        感觉自己身上的一身污浊之气,周建觉得自己还是先去洗个澡比较舒服。周建走进浴室,才准备把自己的领带解下来,便看到了自己领口的口红印,周建有些庆幸,还好肖渲苒没看到这个,不然她现在这个脾气,估计是哄不好了。
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