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者-> 捕鱼注册-> 《魔王难养》-> 84 十六年(完结)
84 十六年(完结) 作者:漫空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21
  •     雪延绵开了竹楼外的世界,叶宇睁开眼的时候,眼瞳里几乎一片空白,那是一种虚弱疲惫过度,无法轻易恢复过来的空虚感。

        雪地外的白光透过薄纱的窗户微微发亮,叶宇发呆地望着窗户,接着才慢吞吞地低头,看到自己躺在床上,盖着一床浅蓝白底的棉被子,他有些费力地伸出手,手指有些瘦弱,但是看起来好像也没有少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接着,叶宇轻轻动了动自己的手指,总感觉很久都没有动了。手指最终探入被子里,摸索着到了胸口处,听到胸腔里,心跳的声音一下一下,鲜活地跳动着。

        突然之间叶宇就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被朝闽捏爆心脏,自己又拖着必死之躯去宰掉南川阳那个老不死过。

        毕竟死而复生这种事情,就跟穿越一样惊悚。

        叶宇努力地运气,发觉丹田完好,就是那朵花不见了,内力真元虽然虚弱了不少,可是也没有丧失活力。看来以后还是可以打打小山贼,欺负欺负一些过路强盗。

        从床上坐起来,可能是睡了有一段时间,叶宇发觉自己的四肢异常沉重,浑身骨头都在抗议他的乱动,咯吱个没完没了。难受地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,叶宇叹气,简直就是未老先衰。

        下床的时候,满头黑发乱散地披在背后,叶宇踉跄着走到门边,一把拉开竹门,入眼就是天地苍茫,雪压竹林。难道他还在洞仙派?

        叶宇愣了愣,才发现这里不是洞仙派的竹林,因为在竹楼不远处是一条非常宽阔的大河,河水冰封,如同一条洁白的锦带蜿蜒飘向远方。而竹楼后面才是一片被雪冰的墨色竹林,看来这竹楼应该就是在这片竹林里就地取材的。

        空气非常冷,叶宇呼吸都能看到鼻嘴间都是白雾。

        朝闽呢?

        叶宇站在竹楼上四处张望,却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。杀了那个老王八蛋后,叶宇根本不清楚后续是怎么发展的,难不成雪融那个比老王八蛋还王八蛋的家伙,还追杀着朝闽不放?

        叶宇回到竹楼里,拿了外套,又穿了双鞋子,才慢吞吞地从竹楼的楼梯上走下去。虽然丹田气还在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叶宇却觉得很生涩,可能是被爆心脏的后遗症。

        叶宇揉了揉胸口,发现心跳还在,又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部,发现皮肤的温度是活人的温度,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真的活着。活着就好,就是不清楚是怎么活下来的,心脏都爆了竟然还能救回来,这个世界的医术简直比仙侠还要牛逼。

        叶宇进入竹林转了一圈,竹林不大,他没发现有人。又从竹林出来,开始往大河那边走过去。

        没有下雪,却满地都是积雪冰屑,可能是昨夜大雪残留下来的。叶宇极目望去,发现在大河很远的地方,有一个隐约的黑影,不知道是石头还是人影,太远了,根本看不清楚。

        叶宇慢慢迈开脚步,踏着冰封的河水,往那个人影那边走去。

        叶宇走了一段时间,终于看清楚是一个人坐在石头上,他手里持着垂钓的细竹竿,背对着叶宇,带着斗笠,白色干枯的长发随意用发带系着,鱼竿下面是被凿破的冰洞。

        叶宇望着这个背对着自己的人,有一种特别强烈的预感促使着让他出声说些什么。当你对一个人爱到极致,爱到骨子里,你对这个人的熟悉,肯定熟悉过这天地间任何一样东西。

        对方似有所觉,手里的鱼竿微微一颤,接着钓鱼者轻轻侧头,白色无光泽的长发挨蹭着他干净完美的侧脸。

        “朝闽。”叶宇忍不住笑了笑,心里有一种突然被填满的喜悦感,刚才醒过来的时候,其实并没有真正活着的感受,唯独在看到他时,终于意识到自己胸腔里的心跳是真实的。

        朝闽手里的鱼竿一松,直接掉入冰洞里,一尾上钩的鱼咬着鱼线跳入水下,很快就消失了。他终于回身,黑色的眼眸里有一丝不确定的情绪掠过,可是很快的,他却发现叶宇好端端站在他前面,不是植物人,也不是自己多次幻想出来的美梦。刚才他就发现有人在接近,他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是叶宇走过来,才淡定地继续转身钓鱼。

        因为这种幻境实在太多次了,多到他都麻木了。思念入骨,挖得他痛不欲生,只能靠幻想与回忆为生。

        叶宇奇怪地看着朝闽平静到面瘫的脸孔,脸还是那张人脸,没有变小,也没有变老,除了发色外,眉眼鼻子嘴唇完全没有一丝变化。他突然向前几步,伸手拈住朝闽垂落在脸颊旁边的白发,皱眉问:“头发怎么变成这样?”

        发丝在手指间,没有一丝柔滑,干枯得可怕,发色异常苍老,如果不是叶宇非常清楚朝闽的模样,就连背影都不会认错,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还以为坐在这里的人,是一个年入耄耋的老人。

        朝闽只是用一种专注得可怕的眼神,凝视着他,并没有开口。这种眼神,带着某种让叶宇不解的压抑的感情,在眼瞳深处翻滚着,却无法溢出,只有眼角微微的发颤才能显示出朝闽心里的激动。

    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叶宇心底对于自己醒过来,并且能重新看到朝闽的喜悦开始褪去,开始担心朝闽出了什么无法解决的大问题。

        朝闽看着叶宇这张因为久睡刚醒,而带着病态苍白的脸孔,他终于不再是闭着眼睛,不再是面容平静,却毫无波动,就如同死人,带着一日复一日的微弱气息,躺在自己身边,怎么呼唤都毫无反应。

        叶宇眉头皱得更紧,灵动的眼睛干净剔透地映着朝闽木头一样的面瘫脸,难不成他死了又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将朝闽吓到以为看到鬼了?

        “我说朝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叶宇不满的话语未落,突然间,唇角鼻间都是冰凉的气息,朝闽突然低头,温柔地吻住他。

        这个吻绵长而珍惜,像是在吻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惜的易碎品,不敢多出一分力,如同叶宇变成泡沫,力量过大会压碎他。可是却又是那么眷念与缠绵,明明他的呼吸是那么冷,叶宇却被朝闽吻得浑身发热,血液沸腾。

        叶宇不知道朝闽就这样吻了他多久,反正他们站在冰封的河流上很久,久到厚积的云层开始落雪,朝闽才放开他。

        接着朝闽终于对他露出一个纯粹而干净的笑容,脸上的麻木与干涩消失得一干二净,眼角眉梢皆是风情。“叶宇,你回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朝闽说这句话的时候,语气云淡风轻,只有眼眸里透露出浓烈的欣喜之情。

        叶宇一挑眉,伸手拍了拍朝闽的手臂,顺便抓起朝闽的手腕探了探他的内息,发现朝闽体内的内力依旧存在,正想要继续往下深入探测一下他的内部是否有别的损伤时,朝闽却极其自然地翻转手腕,反握住叶宇的手。

    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朝闽不在乎地说。

        叶宇多看了他的发色一眼,才问:“我睡了多久?”心脏都爆了,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?叶宇发现自己心里有一大堆的问题,本来想找到朝闽后,就快点问清楚,结果看到他后,却恨不得用眼睛将朝闽浑身上下舔个遍,就好像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朝闽,明明只是睡一觉而已。

        朝闽提起鱼篓,牵着叶宇的手往竹楼走,嘴角笑意依旧,“十六天。”

        叶宇看了看满天满地的白雪,觉得季节是对的,毕竟他撑不住闭眼的时候,也是在下雪,看来春天还没有来。十六天的时间也不长,叶宇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心脏,疑惑地继续问:“奇怪,我不是没有心脏吗,怎么还能活下来的。”

        朝闽看着叶宇摸着胸口的小动作,眼里似乎闪过了什么,那段叶宇差点死去的记忆惨烈得让他现在想起都要颤抖。他没有任何犹豫再次解释:“我的家族有研究过心脏再生术,我给你做了手术,你就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这真是一个武侠世界吗?叶宇真想再次去翻翻洞仙派的秘籍,企图在里面看到修仙的登天梯。

        叶宇又看了一眼朝闽的头发,还没有开口,朝闽嘴角一抿,脸上竟然带点委屈地低声说:“我耗费了很多内力,不小心头发就没有颜色了。”

        这么大个人,做出这么孩子气的表情,竟然一点都不违和,叶宇只能感叹一张好脸的重要性。

        “以后多吃点芝麻黑豆,我们再把黑头发补回来,别担心,人没有事就好,头发只是小意思。”对叶宇来说,朝闽皮肉掉一地丑得惨绝人寰,他都不嫌弃,何况只是一头白发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,后来雪融那群家伙没有为难你吧,我晕过去后,他们有没有对你喊打喊杀?”叶宇对昆仑门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,虽然朝闽算是个大反派,可是这么阴魂不散的正道门派也是少见。

        朝闽摇头,“没有,他们都回去了。”那个时候的记忆,已经开始模糊,只有叶宇闭目靠着竹子,被白雪掩埋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。

        叶宇听完后松一口气,“我们以后还是跑远点,离那群家伙远一些,毕竟我们现在都隐居了,江湖上那些要打要杀的就随风去吧。”

        朝闽非常听话得点头,“这里离那些人很远,以后我们都不会遇到他们了。”

        苏镜已经归隐了,雪融因为入无情道走火入魔而死了,余霖继承昆仑门的大位,继续保持住昆仑门正道第一大门派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可是那些东西跟他们都无关了,朝闽握住叶宇的手,垂眸间就能看到他眼里流动的鲜活光芒,侧耳倾听就能听到他胸腔里心脏有力的碰撞。

        多久了,从朝闽绝望地从胸口里掏出自己的心脏,一点一点,竭尽全力地塞入叶宇虚无的胸腔里时,他就一直在期待叶宇能醒过来。

        心脏在剩余的天池圣物,还有他的金色莲花里慢慢复苏,终于在叶宇的胸口里扎根。

        朝闽根本无法保证,叶宇能活过来,他只是在赌而已,这一赌就是十六年。

        这十六年来,他每日都用自己的的真元给叶宇疏通经脉,温养身体,不让他因为沉睡而肌肉萎缩。期间多少次,叶宇都曾经心跳停止过,每一次都让朝闽以为自己死去一次,那种煎熬,硬生生将他的头发给熬白了。

        叶宇一定不知道,能再次看到他睁开眼,笑着对他说话,对朝闽而言是一种怎么样的救赎。

        “睡了这么多天,我肚子都饿了。”叶宇看到竹楼,一点都不客气地抓过朝闽手里的鱼篓,就噔噔地跑上竹楼的楼梯,他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竹楼里有炊具能煮饭,现在的他肚子空得要命,活似十年八年没有吃饭那样夸张。

        朝闽跟在他身后,脚步不快也不慢。

        叶宇跑到楼梯上后,猛然回头对朝闽笑着说:“朝闽,虽然才睡了十六天,可是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句,我想死你了。”

        朝闽脚步停滞一下,抬头却看到叶宇已经提着竹篓大大咧咧地跑到竹楼里,接着就传来他到处翻锅子炉子的声音。朝闽僵硬的动作才慢慢松懈下来,他的脚步再次放慢,一步一步往上走,十六年的时光,对朝闽而言只是停止的时间,他的生命还停留在十六年前,叶宇没有闭上眼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叶宇睡了十六年,他的一切也停滞了十六年。就如同一具没有动力的木偶,只能毫无生气地躺在尘埃里。当初他将自己的心脏掏出来后,又直接翻开了南川阳的尸体,将他体内的机械心脏快速拿出来,填补了自己的胸口。那个过程太过惊险,也太过疼痛,可是对朝闽而言,他那时候的脑子只有救活叶宇的念头。

        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,就算是付出自己的所有,也要让自己的爱人再次睁开眼。

        机械心脏是南川家研究的半残品之一,它能维持住一个人的生命,可是也剥夺了这个人的生命。因为这个半残品的心脏只能简单地模拟心跳的动作,这会导致朝闽从此以后只能维持现在的模样,直到心脏坏掉而死亡。

        总有一天,叶宇会发现他不会老,也不会有任何变化,就跟一具木偶一模一样。可是对朝闽来说,就算变成一具真正的木偶,他也要待在叶宇身边。明明心都没有了,他却照样爱着这个男人,并且会一直爱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朝闽,你想要吃红烧鱼还是水煮鱼?”叶宇好像终于翻到锅,在竹楼里大声喊道。

        朝闽听到他的声音,嘴角的笑容加深,他终于迈上最后一层阶梯,看到叶宇背对着他,手里拿着块布正在擦拭铁锅,他边擦,边时不时吹了吹锅上的灰尘。朝闽看了一会,突然加快脚步走过去,他听到自己停止的生命开始在流动,时间开始在前进。

        “都好。”朝闽来到叶宇身边,笑着回答。

        他笑容里的宠溺不变,脸孔也不曾有变化,爱意浓烈依旧,就好像时间不曾过去,他跟叶宇没有分离过。

        “家里有没有米,我想吃竹筒饭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有。”

        “吃完饭我们就去练练武,总觉得身手都生疏了。”以后仇家找上门,可是还要打回去。

        “我教你。”朝闽眼神清澈,满满的都是叶宇的影子。

        叶宇觉得朝闽的语气真是太过黏糊糊了,不过这个家伙谈恋爱一直这样,叶宇也见怪不怪。他将锅架在炉子上,然后开始加水,开着的窗户外,白雪压窗,更远处的地方一切都模糊了,只有若有若无的声音一直从竹楼里传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先在这里过一段时间,等到开春了再去找个更好的地方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,你喜欢南方的繁花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南方?你那里的仇家多不多?”

        “不多,差不多都死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我们就去看看吧,如果气候宜人,在那里找个隐居地也好过天天看雪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,我带你去看南方的奇景异士。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似乎只是一些简单的唠家常,带着几丝温暖,落到竹楼外的雪地中。

        不久后,有些炊烟从窗户飘出来,不断飘远,最后消失在高空。

        一切都没有变,大概相似的竹林,大概相似的竹楼,大概相似的雪天,同样的两个男人,过着平静的生活。 166阅读网
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