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作者:羽外化仙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10
  •     白灵婷本就憋着气,这下忍不住了,站起来就对说话的男子道:“怎么,见不得王妙云受一点半点委屈?她与我的事跟你何干?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,不就是心疼她吗?可你别忘了,你跟孟家可正在议亲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不要胡说八道,胡乱攀咬人,我只是打抱不平、主持公道!”

        白灵婷从不在外面吃亏的,争论道:“好个主持公道,那你便来评判评判,我这个好姐妹编排我的亲事,在我背后非议我,坏我名声,到底谁对谁错?”

        那男子说道:“我们怎么没听过她说你坏话?你不要不讲道理,自己嫁不出去反倒怪别人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太玄公主亲耳听见的,能冤枉了她不成?若是冤枉了她,她又何必哭着来道歉?”白灵婷气的要哭了,“妙云妹妹,我们自小玩在一处,你被人欺负了,哪次不是我替你出头?可你倒好,我遇到一点难处,倒是你首先落井下石,编排我、非议我,我真是瞎了眼了!”

        满场哗然,低声议论起来。

        关于白灵婷因太玄公主没办法进宫的八卦,他们去年底的确是常听人说起的。

        这本没什么要紧,但之后的短短数月间,先是听说白灵婷要嫁西岭侯被拒绝,又陆续议过不下十家亲事,这样迫不及待让大家都猜测着她或者白家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……

        其中恐怕是有些捕风捉影的假消息,但茶余饭后,谁在乎真假呢?

        再则,京城权贵虽然不喜顾南野,但他做为风头正火的军政红人,他已明确表态不愿跟白家联姻,其他人家自然也要多参考参考他的决议。

        这样一来一去,各种原因缠在一起,的确影响了白灵婷的婚嫁。

        王妙云挣扎道:“不是的,我、我没有编排你,我也只是听说,无意间说了两句。”

        白灵婷生气道:“无意间说两句?我只同你说的私房话,你敢说你没拿去跟别人说?行啊,你不守信,我也不必替你守什么秘密了。让我想想,你取笑过孟家姑娘脸上长痣,嘲笑方家妹妹舞姿谄媚,编排过罗家姐姐是靠丰厚嫁妆才能嫁入公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啊,你不要乱说……”王妙云被逼得没法,激动的起身去捂白灵婷的嘴。

        白灵婷就站在溪边,一时没站稳,直接跌进了金溪中。

        好在金溪的水不过小腿深,不会造成任何危险,但谁也没想到,白灵婷竟然直接扯住王妙云,报复性的将她的头按在了水中。

        场面瞬间乱了起来,扯架的扯架,喊人的喊人……

        白灵婷发完脾气后,自行走到岸上,不顾湿哒哒的衣裙,直接拂袖走了。

        曲慕歌惊讶的

        白灵婷直接把人往水里按,这是起了杀心啊,好狠!

        曲慕歌不知道该说她冲动之下太坏了,还是耿直的太傻了。

        她不仅将白、王两家所有过往情面都撕碎了,连带着白王二家跟很多人家,只怕都没办法再来往了。

        她固然撒气了,但也断了自己的后路。

        林有仪目瞪口呆,深觉得自己之前跟白灵婷顶嘴时,她是让着自己的。

        “公主,你这个姐姐好厉害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曲慕歌看着混乱的场面,说:“这里待不了了,咱们也走吧。”

        金溪台外,白家的马车和护卫已经被白灵婷带走了。

        谢知音主动说:“我送您回去吧。”

        曲慕歌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考虑到白灵婷回家后,白家肯定也要炸,曲慕歌不想赶这个热闹,想了想,约着他们出城去天音阁玩。

        在去天音阁的路上,谢知音略有些担忧的问:“白家恐怕要闹翻天了,您现在不回白家没事吗?”

        曲慕歌说:“正是因为要闹起来,我才要躲着些。白家这么大一家人,总不至于连这么点事也解决不了。”

        谢知音想想也是,便不再提,安心跟她去天音阁玩。

        宋夕元如今进了礼部,不能天天在天音阁,但天音阁的管事都是见过曲慕歌的,自然都礼敬有嘉、热情接待。

        一名管事说:“公主突然大驾光临,阁中的戏曲尚未准备好,恐怕要委屈公主稍等个把钟头了。”

        曲慕歌说:“不必专程为我赶时间,该是什么时候演,就是什么时候演。你给我们安排个地方休息就行。”

        管事将景观最好的包房安排出来,此时风轻日朗的,光是在山顶欣赏香山的美景,都很舒服。

        林有仪还沉浸在金溪台的闹剧中,不停的议论王妙云和白灵婷,林有典被她说的烦了,教训道:“你既然知道背后说人不好,就不要再说了!”

        林有仪不快的嘟嘴,去找曲慕歌和谢知音,说:“我不想理我哥了,咱们来玩游戏吧。这里虽然不能曲水流觞,但咱们能掷骰子呀,谁最小,就得按照点数最大的来吟诗作画。”

        曲慕歌想了想说:“吟诗作画也太难了,我玩不来,我们来玩个有意思的。”

        林有仪好奇说道:“好呀好呀,玩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曲慕歌命人取来酒水和骰子,说:“咱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。谁点数最小,要按照点数大的要求做一件事,或是回答一个问题。若是做不到或答不出,就罚酒。”

        林家兄妹和谢知音有些面面相觑,不知道这个游戏有意思在哪里,好像跟林有仪说的吟诗作画差不多。

        曲慕歌说:“游戏的精髓在于发号施令的人安排的事,或者问的问题。咱们今日关上门来玩,可不能像王妙云那样人前一套人后一套,咱们做的什么、说的什么都不许外传,尽管敞开来玩。”

        其余三人还是不太懂,唯有林有仪稍微有点想法:“做什么都可以?问什么都可以?”

        曲慕歌说:“来,我给你们打个样。林兄,回答真心话,或是去做大冒险的事,你选一个。”

        林有典说:“那就一样样来,先真心话吧。”

        曲慕歌一笑,说:“那我可问了,不许撒谎,可以不答,不回答就喝酒。林兄,你之前对王妙云动真心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林有典一下子就羞赧了,说:“这个游戏原来是要问这些啊……”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