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章 大结局 作者:明天成神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27
  •     萧老太太挥手驱赶,还真将两只鹅绑在桌子底下,惹得周围的宾客纷纷回头观望。

        常叔一脸无奈地俯身道:“记者都看着呢,要不我先把两只鹅带去后台?”

        哪有婚礼上送鹅的?

        偏偏老太太就信了这个邪,说什么也不肯让他将这两只颇有寓意的鹅带走。

        常叔一脸无奈地叹气,正欲开口劝说,台上的灯光忽然灭了,旋即又冒出两盏白灯,直直打在主持人以及萧绮年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明明是大喜的日子,却是一副面瘫脸。

        众人见状,不由低头窃窃私语了起来,大致的内容听得萧老太太有些火大。

        正奇怪怎么回事呢,回头就看见萧烨霖和黎江月朝这边走来,顿时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这是还介怀呢。

        萧老太太一阵叹息,却碍于日子特殊,倒没给他们夫妻俩什么不好的脸色,只是在他们落座的时候冷哼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没出息,还没楚睿有出息,净给我大孙子不痛快!”

    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        萧烨霖苦笑了声,“大喜的日子,就别说这些了,您看,绮年不也没说什么吗?”

        换做以前,早就轰他们走了。

        “得了吧!”

        萧老太太白了他一眼,毫不客气地说:“他那是看在我孙媳妇的面子上,不想在大喜的日子闹得太难堪!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,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不灵光的儿子?”

        不灵光的萧烨霖汗颜不已,寻思着反正怎么说都会惹老太太不痛快,索性就硬着头皮,默认了。

        许是他认错的态度好,萧老太太难得不再与他计较,而是伸长了脖子去瞧萧绮年穿白西装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嘿!

        不愧是我孙子,就是帅气!

        老太太正美滋滋地想着,忽然听见有人大喊:“新娘来了!”

        话音未落,众人便齐齐回过头朝门口看去——

        只见红毯的尽头,赫然站着一个体态纤细的少女,一身洁白的婚纱随风而动,如梦似幻。

        待所有人回过神时,站在新娘身边的男人缓缓迈开步伐,一步一步地朝红毯的终点走去。

        陆文胤还在昏迷,医生说,植物人苏醒需要奇迹和等待。

        这场婚礼,从头到尾,或许都与她这个便宜父亲没有任何关系,以至于……将她的手送到萧绮年的掌心的人,都只能由沈慕清代替。

        兴许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,沈慕清目不斜视地微笑道:“怎么这么看着我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

        陆锦时重新看向前方,淡声道:“只是觉得,表哥你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。”

        以前的他,眼里总是带着一丝隐晦的忍耐,从未像现在这般轻松。

        “是吗?”

        沈慕清望着台上的少年,唇角微扬:“大概是觉得……你有了真正能够托付的人吧。”

        萧绮年确实如他当初保证的那般,对她从一始终,无论发生什么,都会铭记这份感情。
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,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

        该做的,不该做的都努力过了,最后发现……原来自己只是想看着她笑,只要她笑着,就觉得生命里的那道曙光从未陨落过。

        这样也挺好的,不是么?

        沈慕清嘴角的笑意渐渐收敛,取而代之的,是郑重和严肃。

        “我将她交给你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一只大手牵着小手,递到少年的眼前。

    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        萧绮年毫无犹豫地接过,放入掌心,顺势将小手的主人牵到身边,与他并肩而立。

        沈慕清见两人相视一笑,便默默地退到了一旁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就是主持人的致词了,大概也就是那么几句,他参加婚宴多了,自然也就耳熟能详了。

        一时觉得无聊又寂寞,便想着去后台抽根烟,谁知刚要推开后台的门,迎面就撞上了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是女人。

        穿着风格和某个人很像,大胆,优雅,性感。

        以及……那能气死人的口才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,”

        林蔚可红唇微微上扬,眯眼笑道:“这就受不了了?那以后可有你受的了,他们夫妻俩天天成双入对的,小锦时以后也只会挽萧绮年的手,至于你呢……不仅要摆出一副好哥哥的模样,还要很绅士地让他们多生两个给你抱抱呢。”

        最后那句话的语气里的嘲讽和挖苦,简直不要太明显!

        要不是被刺激多了,沈慕清还真有可能当场翻脸,但是转念一想,今天是锦时的婚礼,不管怎样,都不能在婚礼上闹什么不愉快。

        哪怕这里只是后台。

        他心想着,神色淡漠地说:“麻烦让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让。”

        林蔚可撂下这句话,便用后背抵着门,一副要耍流氓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沈慕清对于她惯用的伎俩,已经是懒得吐槽了,更别提理会了,索性一声不吭地背过身去,眼不见为净。

        可他不说,不代表她能忍得住啊。

        没过多久,林蔚可便漫步走到他身边,望着互换戒指的两人,问:“你是真的放下了?”

        放下?

        沈慕清轻笑了一声,道:“与其说放下,倒不如说是释怀。”

        他只是觉得,萧绮年更适合她罢了。

        而他的心意……只是一条永远没有终点的平行线,不可能和同样平行的他们相交。

        这一点,他从未忘记过。

        男人淡然的神色逐渐与背后的白光融为一体。

        林蔚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忽然问了一句: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非你不可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沈慕清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        但很快,眼前的女人便给了他肯定的答案:“我就喜欢你这副爱而不得的样子,让人看了就舍不得挪开视线,恨不得再多看几眼。”

        沈慕清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都是什么鬼逻辑,有病?受虐狂?

        见男人冷着脸不说话,林蔚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正欲开口再调侃几句,便听见一声无助的尖叫!

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    尖叫声是从台上传来的,不像陆锦时的声音,倒像是——

        “不,不是我!”

        边雪惊恐地看着被鲜血染了一角的婚纱,不断地摇头否认自己方才的罪行,奈何手上的匕首成了昭然若揭的罪证!

        萧绮年已经无心去思考边雪是不是有意伤人,光凭带匕首这种危险器具,便足以证明她的心思是如何的歹毒!

        她居然敢?居然敢!

        萧绮年怒目盯着从四周蜂拥而来的保安,心口的怒气无处安放,正想起身,右手却忽然被人按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别去。”

        陆锦时脸色苍白地说:“只是划破了手臂而已,没什么大事,让人把她抓去警察局就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她还没给他戴戒指呢,怎么能就这么结束了?

        边雪的目的,恐怕就是为了阻止婚礼。

        萧绮年面露一丝急色,“可你的伤——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事的,”

        陆锦时摇了摇头,将他的手握得紧:“让人来包扎一下就好。我答应你,交换完戒指就去后台休息,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大概是她的眼神太过坚定,萧绮年哑口无言地对视了半响,终于点头答应了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        只是交换戒指而已。

        他想着,让酒店经理拎来医药箱,亲手给她包扎伤口。

        至于婚礼的秩序和安全,他已经顾不上了,谁爱管谁管去吧。

        萧绮年紧紧抿着薄唇,不高兴的样子被某个伤员看在眼里,心里有种说不出口的乐呵。

        他每每一生气就是这副德行。

        让人百看不厌。

        陆锦时嘴角微微一弯,正要开口说些什么,眼角的余光便忽然瞥见人群中的一个熟悉的面孔。

        嗯?

        那是——

        她凝视的细微动作被萧绮年看在眼里,下意识问: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没……”

        陆锦时狐疑地收回目光,在少年的搀扶下缓缓站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大概是因为流了一些血,所以意识有些恍惚,以至于尖锐的刀尖出现在萧绮年身后时,她竟有些反应不过来!

        “小心!”

        陆锦时下意识抓着萧绮年的衣服,往旁边滚去。

        两人撞倒了立在地上的花,一时间,台上乱成一片,引得众人几度尖叫。

        凶手,凶手在哪儿?

        陆锦时急切地在人群中寻找,忽然眼尖看到了掩面往外撤的少女,当即大叫道:“舅舅,抓住她!”

        凶手离骆华池只有两步之远!

        好在已经习惯了陆锦时这么叫他,骆华池想也没想便大步上前抓住了那个鬼鬼祟祟的少女。

        手上果然握着一把匕首!

        骆华池当即眯起冷眼,不等对方反击,便单手劈中了持有匕首的那只手的手腕。

        手腕一个酸痛,松开了匕首。

        匕首刚掉落在地,骆华池便迅速将其踢出几米远,让本就瘦弱得不堪一击的少女再无任何威胁性。

        李书娜见匕首被踢远,心知是报不了仇了,便不假思索地握着酸疼的右手腕,想趁机逃出去。

        可骆华池是什么人,他抓人从未失手过!

        “是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骆华池捏着她的手腕,眯起冷眼道:“你竟然这么快就出来了?”

        难道是减刑了?

        他正觉得奇怪,便听见台上穿着婚纱的少女大喊:“萧绮年!你醒醒,醒醒!”

        只见被新娘抱着怀里的少年紧紧闭着双眼,后脑勺似乎是遭到了猛烈的撞击,不断地渗血。

        骆华池脸色一白,随手将李书娜击晕后交给保安,便急忙掏出手机叫救护车。

        这么流血下去,会休克的!

        陆锦时又何尝不知,急忙抓起医药箱里的纱布便往萧绮年的后脑勺捂,一边还不停地呼唤:“别睡,听见没有,睁开眼睛看看我!”

        来来回回都是这几句话,就像遥远的号角,响亮却短暂,逐渐迷失在黑暗的长河中。

        萧绮年薄唇动了动,终究还是拗不过疲惫的意识。

        就……睡一会儿,就一会儿。

        等天亮了……

        再……

        《隔壁学长很健忘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!

        喜欢隔壁学长很健忘请大家收藏:()隔壁学长很健忘更新速度最快。
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