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仕女画 作者:七彩泡泡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21
  •     拍卖师请出今晚最后一件拍品,是一副两米长一米宽的画。

        由两位带着白手套的男士将画小心送上来,站在拍卖台的中央,缓缓的展开,柔和的灯光打在画布上,画布中一位栩栩如生的仕女展现在大家眼前,那是一个穿着一条红色的纱裙,纤纤手指轻捏扇柄,薄扇半遮着脸的少女,再仔细一

        “在场的各位京城权贵富豪们,拍卖会已接近尾声,我相信各位先生小姐们都已有所斩获,这是我们本场拍卖会最后一件拍品,出自唐代画圣吴道子亲手所绘的仕女图,绝对是世间罕见的真迹,因为拍品来源属于卖家的个人稳私,请恕老朽不能透露,下面请大家上台鉴赏,名画保存不易,老规矩只能看,不能摸,请大家理解。”

        今天来拍卖场的所有人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什么东西没见过,就算是真的稀世珍品,都懒得抬一下手,但是这副画不一样,仅凭‘吴道子’三个字就已经足够吸引所有人。

        相传吴道子的离世一直是个迷,晚年入道进庙堂做画,有传言在一个封闭的庙堂里,彻夜做画的吴道子离奇消失,而送饭的小沙弥出现的时候,发现庙堂的墙壁上多了一副凡人入仙图,于是民间谣传吴道子画技感动天地飞升成仙了,之后吴道子留存在世的画,便多了几份神秘的彩色,价格也是水涨船高。

        拍卖师介绍完毕,立刻有五六位衣着光鲜的男女站上了拍卖台,他们拿着放大镜,蓝光手电筒,带着眼镜,极为认真的观察画。

        “文哥,你看这画的颜色,表皮泛黄自带走光,怎么感觉像是马路上随便摆出来的赝品,就是那种专门骗老头老太太的做旧画。”穆媛媛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丫头这话要是被你爷爷听了去,可是要被气的吐血,他主办的拍卖会,居然拿一副连你都能看出是假画的赝品上台,你觉得可能吗?”李斯文回答道。

        “爷爷当然不会明知是假的还拿出来献丑,但是万一爷爷也被人骗了呢?这就不好说了,毕竟古玩这一门学问深的很,你看新闻报告经常有人自称专家,结果高价买到假货的,这也不怪谁是吧。”穆媛媛反驳道,她可不允许谁说她爷爷的不是。

        “呵,小丫头看你懂得还挺多。就算画能做旧,但是笔韵则是模仿不出来,也印照不出来,这么对你说吧,就算是书法家,也写不出两个相同的字,明白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李斯文这些专业述语说出口,把穆媛媛更加听的云里雾里了,不过还好李斯文最后补了一句,此画为真品。

        这五个字,穆媛媛算是听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是真品,我拍下来送给爷爷当生日礼物,正好爷爷的生日也快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就不怕,这副画,原本就是你爷爷的藏品。”李斯文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可能,爷爷最喜欢字画了,如果真的是他的藏品,他才舍不得拿出来卖掉,文哥,我给你说,爷爷书房里的字画他向来宝贝的很,就连我都不让摸,这副画的主人真的是爷爷,他是绝对舍不得拿来卖的。”

        李斯文在心里想,即然这副画就不是穆清风的,那又会是谁的呢?这副画可有点不简单呀,画中的女子可不光是看着漂亮这么简单,拥有之人,没有一定的修为可架不住这副画的诱惑,那是要短命的。

        品鉴结束,拍卖台上只剩工作人员。

        拍卖师说道:“这副仕女图,相传是画圣吴道子的亲笔画,上一副吴道子的画作市场价为五千万,属于珍品中的珍品,这副画是吴道子极少的单人仕女图中起拍价为两千万,每一次叫价增加一百万,现在开始叫价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三千万”穆媛媛举起手里的牌子。

        “三千一百万。”场内有人继续出价。

        “三千五百万”李斯文举牌叫道。

        穆媛媛嘟了嘟嘴说道:“文哥,怎么你也要来和我抢?”

        “相信我,这副画你爷爷不能要,就算你送过去了,对你爷爷也只有坏处没有半分好处,因为他震不住这画里藏着的东西。”

        “画里除了一个拿着扇子的美女还有什么东西?”穆媛媛正在发问的时候,又有人出了价。

        “三千六百万”

        “三千七百万”

        李斯文,再次举了一下手里的牌子,拍卖师帮着叫道:“第一排的这位李先生出价三千七百万,还有人叫价吗?”

        穆媛媛看着李文斯,势在必得的样子,放下了手里的牌子,心想着既然她文哥看中了,她就不夺人所好了,三千七百万,市场价五千万,拍到手了再卖出去,文哥还能赚上一千三百万,很划算。

        场内叫价的声音停了,因为大家虽然都知道画圣吴道子的画作很稀有,单人仕女图也及其珍贵,但是没有在市场上出现过的所谓稀品,市场行情还还真不好说,还是卖家不一定喜欢单人仕女图就喜欢吴道子的多人仕女图呢?所以收藏价值还不一定物以稀为贵,也有稀有但是廉价的说法。

        “拍卖师,场上都没人叫价了,你快敲小锤头呀,还等什么?”穆媛媛对着拍卖师说道。

        被穆媛媛这么一提点,拍卖师开始宣布定价。

        “三千七百万一次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三千七百万两次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等等,四千万”

        一听这声音,不是别人,正是邹莉莉的未婚夫,楚天乔。

        楚天乔得意的晃动手里的牌子,看着李斯文,在心里暗骂道:臭开车的,居然想在这种场合逞能,无非就想拍一件东西送给穆家的小妞,老子今晚就是不让你如愿,有本事你和本公子比身家,你再往上加,加到倾家荡产,拿不出钱来,看你怎么出丑。

        “四千一百万。”李斯文毫不犹豫的再次拍牌。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犹如巴掌打在楚天乔的脸上,有点痛呀。

        “五千万。”楚天乔已经有点愤怒了,这个臭开车的凭什么和他争,有什么资格来和他争。

        身旁的邹莉莉像一条黑色的鱿鱼,紧紧的贴着楚天乔的手臂,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,五千一百万吧。”李斯文举了举牌子淡淡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这是拍卖师最乐意看到的竞争场面,场内有两位竞拍者,争先叫价,一般这种情况除非有一个主动退出竞争,不然拍品的价格会越来越高,甚至很有可能超过它自身的价值到达一个离谱的天价。

        而且拍品卖的越好,他这个拍卖师就越有名,越有名就代表着收取的拍卖费越多。

        拍卖师见楚天乔,有些紧张的样子,多半是手里的钱快到点了。

        可拍卖师不想错过这场争抢的好戏,于是他指了指楚天乔坐着的那个位置说道:“这位先生,还要继续加价吗?五千一百万被前排的这位先生叫了,你还继续加吗?”

        楚天乔没有反应。

        “嗙”的一声,拍卖师敲了一下小锤头,说道:“五千一百万一次”

        “五千一百万两次”

        声音拖的很长,说话的节奏放缓,为的就是给楚天乔加价余留时间,结果楚天乔果真就举起了手里的牌子,叫道:“五千,五千五百万。”

        现场响起了掌声,这个价格可是突破了市场最高价。

        然而此时的楚天乔手心开始冒汗,五千五百万,他全部的身家加起来,最多六千万,其中还要算上房产和股票以及基金帐户里的所有钱。

        刚才为了给邹莉莉拍一件玛瑙手串,已经花掉了两百万,现在出价出到了五千五百万,就快触碰到他的上限了。

        楚天乔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斯文,心里祈祷,李文斯这个穷鬼不要再往上加价了。

        “五千六百万。”李斯文又举起了手里的牌子,同时还不忘带着挑衅的意味,特意转头看了看楚天乔。

        这家伙真的有这么多钱吗?一个穷开机的司机,真的能拿出五千多万?邹莉莉不相信,于是她对楚天乔说道:“天乔,继续加价,让那个穷鬼什么也拍不到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支持我?”楚天乔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支持你,全力支持你。”

        有了邹莉莉这句话,楚天乔一下来了精神,说道:“老婆,我怎么忘了你,你背后可是整个邹氏贸易集团,区区几千万而已,我们联手随随便便就把这个家伙给打趴下了。”

        此话一出邹莉莉,内心纠结,她是一个冒牌货,她那里是什么邹氏贸易集团的千金,她们家的收入最多算的上一个中产阶层,不算房产的话,几十,一百多万能拿的出手,但是几千万,开什么玩算怎么可能拿的出来。

        而此时的楚天乔并不知道邹莉莉的真实身份,而是一直坚信这个女人就是京城三大世家之中的邹氏的富豪千金,他更加坚信,邹莉莉会帮他出钱拍下这副画。

        于是楚天乔特别自信的站起来,举起了手里的牌子,大声喊道:“七千万。”

        哗。

        突然就飚了一千多万上去,全场吃瓜群众,看戏看的很过瘾,拍卖会开场有穆清风和沈杰两个人竞拍一个战国酒樽,拍出了三亿的天价,拍卖会收尾,又有楚家的公子,和穆家的坐上宾李先生,两个人竞拍一副吴道子的画,两千万的起拍价,直接拍到了七千万的价格,翻了三倍,会不会到八千万?

        当然拍卖师比任何观众都希望这副画能拍到八千万,于是他又再一次的挥着手里的小锤,指向李斯文说道:“先生,后排那位先生已经出到七千万,你是加价还是选择放弃?”

        一般稍微有点血性的男人,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都不会选择退让,就算拼上全部的身家也要争一个面子。

        穆媛媛见李斯文有所犹豫,于是开口说道:“文哥,加价,你别怕,爷爷之前说了,只要是你看上的东西,他给你买单,加上去,别给后排那两个人机会,打他们的脸,打的越狠越好。”

        看来小丫头是真的从情伤里走出来了,这才隔了一个晚上,居然恢复的斗志昂扬。

        穆缓缓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压低,全场的人都听见了穆媛媛说话的内容,这个话里的内容解读起来,太简单了,无非就是,坐在穆媛媛身边的那位有点微胖的小哥,今晚不管拍成了什么东西,这出钱那一家都是穆家。

        有穆家这么大一座靠山在,谁敢和他竞争,那不是找死吗?除非你也是京城三大家族的其中之一,财才上能与穆家平起平坐,否则就是自讨没趣。

        邹莉莉见李斯文举牌的手动了动,立刻站起身来指着李斯文说道:“拍卖会上肯定要用自己的钱来拍到心头好,怎么好意思用别人的钱来买东西,而且还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,这是什么人啊?”

        李斯文笑了笑没理会邹莉莉的话,举起了手里的牌子,说道:“七千五百零一万。”

        这个数字报上去,拍卖师有点懵,不是说出了,每次举牌,加价一百万吗?这加一万是几个意思?

        邹莉莉冷笑,道:“李先生,就算你没钱也不能这么叫价呀,拍卖师刚才都说了,每叫一次加一百万,你这举一次牌加一万,是什么意思?没钱就闭嘴,不要和我们争”

        “邹小姐不要误会,我举牌子原本是准备加一百万,而且就我个人也有这个实力,但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,你们有没有能力支付七千五百万?这万一你们两个没钱只是来瞎凑热闹,故意要和我抬价,我岂不是很吃亏?”李斯文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楚天乔嚷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什么意思楚公子难道没听清楚吗?我想这副画也就剩下我和你两个人竞拍了,那么还请拍卖会暂停,请公证人员先验一下个人资本,谁的钱不够,就主动退出,也好过有些人在打肿脸充胖子,哄抬市价这样就不好了,你说是不是楚先生?”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