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 作者:花影熙月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11
  • 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五姨娘王氏就吐出瓜子皮,似笑非笑:“本来是庶女,这下乌鸦飞上枝头要变成凤凰。大小姐自然是一百个愿意让大夫人亲自教养。依我说啊,这大小姐不是识大体,是懂得那个什么?趋利避害!”

        二姨娘林氏忍不住冷笑:“庶女就是庶女,还想一步登天吗?大夫人也真是好心过头了。本来平日里大小姐就受相爷宠爱,当嫡女养着,现在为了自己的前途抛弃亲娘。啧啧……我真是替三妹觉得寒心。”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

        一旁几位姨娘议论起来,左右都是在瞧不起盛如锦的做派。

        众姨娘嘴碎唠嗑了大半天,有丫鬟悄悄上来在二姨娘林氏耳边嘀咕了两句。

        二姨娘林氏不由眼中亮了亮:“当真?”

        丫鬟点了点头,悄悄走了。

        二姨娘林氏笑眯眯抿了一口茶。她脸上的喜色瞒不住几位姨娘们。五姨娘王氏就不住催问。

        二姨娘林氏忍不住笑了:“刚才听到一个消息。大夫人听说三姨娘以死相抗,大发雷霆,正要去紫馨园中罚三姨娘呢。”

        众姨娘们听了顿时“斯斯”牙酸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这“大发雷霆”是怎么个发作?

        这八卦好劲爆,好激动!

        好想去亲眼看看!

        五姨娘王氏第一个忍不住。她站起身来:“我去瞧瞧。万一三姨娘遭不住,我可得好好劝劝她别想不开啊。再投缳自尽一次可就没有那么好运气被人救起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四姨娘何氏是个慢性子的人。她“我我我……”想了半天,才道:“这个……我去看看。万一有什么要帮忙劝慰的。”

        二姨娘林氏自诩是“二夫人”,势必要端庄雅正。

        这种正室责罚小妾的事,她是必须……想去看看的。

        二姨娘林氏等五姨娘王氏她们走得没影了,这才慢条斯理起身:“我去劝慰下大夫人,可别气坏了身子。”

        等花厅人都走光了,六姨娘春月这才起了身。

        她身边的丫鬟玲珑好奇问道:“六姨娘不去凑热闹吗?”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忽的冷笑了下:“还怕落井下石的人不够多吗?你当她们去了真是去劝慰大夫人和三姨娘吗?都是去看热闹的。”

        玲珑吐了吐舌头:“奴婢觉得,这次三姨娘要倒大霉。”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神色淡淡:“倒大霉也轮不到她们受宠。别以为大夫人拿走三姨娘的孩子,她们就能一步登天了。这些年要不是三姨娘那蠢的人在前面顶着大夫人的怒火。这些个姨娘的日子能好过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兔子狐悲的道理都不明白。唉……”

        玲珑若有所思:“这么说,大夫人整倒了三姨娘,就要朝其他几房的姨娘下手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看了她一眼,笑骂道:“就你这小蹄子聪明!有些话好生咽在肚子里。不然哪天招惹了祸事,看我保不保你!”

        玲珑故意笑嘻嘻得装作害怕状,实则满不在乎。

        她是六姨娘春月的娘家亲戚,相当于远房表妹。六姨娘春月六岁伺候在盛老夫人跟前一直到了十八岁。

        盛老夫人舍不得放她走,又担心耽误了她的青春。是以做主将她许给了盛玉明当了通房丫头,最后等盛玉明入京做官一直官至左相,又抬了她做盛玉明的最后一房妾氏。

        说是妾氏,实则是盛老夫人在京城盛府中的眼线、耳目。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年纪在姨娘中最是年长,做事稳重有条理,任谁也挑不出什么错处。所以在盛府中,就连大夫人周氏平日都不敢轻易去找茬发难。

        今日众位姨娘们一起坐着讽刺嘲笑三姨娘倪氏的倒霉事,她在当中唯一一位未曾落井下石的人。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与玲珑边说笑边往自己的院子走去。此时前厅方向那边匆匆跑来一个小身影,身后有小厮不住地喊。

        “小少爷,慢点!慢点!”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眼疾手快,一把将蒙头乱冲的盛书韵拉住。

        “哎呀,小少爷这是做什么?可仔细别摔倒。”

        盛书韵一抬小脸,六姨娘春月顿时呆了呆。只见他胖乎乎的脸上都是泪水,哭的很是伤心。

        身后的小厮追上来,不住地喘息:“多谢六姨娘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小少爷,我们回去清幽园。三姨娘会来看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盛书韵在六姨娘的手中不住挣扎:“别拉着我,我要去看三姨娘!我要姨娘!我不要给母亲教养!我不要!”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被他的话唬得脸色发白。她急忙问小厮:“谁教他说这些话?要是大夫人听见了别说小少爷要受罚,你们身边的跟着的哼哈二将也要被狠狠打一顿。”

        小厮叫庆顺,另一位矮胖点的叫做庆福。

        两个是每日陪着盛书韵去蒙学学堂读书的长随。

        他们听得六姨娘春月这么说,哭丧着脸:“六姨娘说得是。可是我们也不知道小少爷是哪儿听来的说大夫人要带走他教养。小少爷还知道今儿三姨娘投缳自尽,他……我们绝对没有说!绝对不是我们说的!”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心中“咯噔”一声。

        三姨娘倪氏今早才投缳,下午不到就传到了外间,还故意让盛书韵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了,若不是有人故意传的,打死她也不信。

        盛书韵不断挣扎,拼命嚷着要去找亲生母亲:“放开我!放开我!我要姨娘,呜呜……我要姨娘!”

        正在六姨娘春月为难之际。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。

        “韵哥儿要是不想让三姨娘有事,就乖乖的不许哭!”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抬头看去,只见盛如锦面色肃然地走了过来。不知为何,她只觉得今日的盛如锦似乎不一样。但哪儿不一样却说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盛书韵看见姐姐来了,挣开六姨娘春月的手,扑入盛如锦的怀中呜呜哭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大姐姐,我不要大夫人,我要姨娘,我要和姨娘一起过……”

        盛如锦面色不动,只是抱着自己的幼弟。

        六姨娘春月想起众姨娘对三姨娘倪氏这一房的诸多鄙夷,不由心中升起同情。

    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”

        盛如锦忽然抬头,秋水剪眸似的眼中深幽难辨:“六姨娘若是有空,我有一件事与六姨娘商量。能否去六姨娘的园子喝杯茶吗?”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