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者-> 其他类型-> 《天降横财》-> 第七百零四章 真情流露
第七百零四章 真情流露 作者:司徒汉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13
  •     港岛飞往澳城的私人飞机上。

        孔南天双手靠背,垂眼

    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吧,第一批媒体网络报道应该出来了,花了这么多钱,总不能一点声响都没有吧?”

        孔南天看着今日的澳城新闻直播,语气平淡地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按照约定的时间,差不多应该是快了,可能是路上出了点什么问题吧,他们既然收了我们的钱,就应该按照职业道德去办事,等等吧,说不定能落地的时候,就能看到新闻消息了。”

        坐在孔南天旁边的是一位吊梢眼的青年,面生恶相,说话声音也是极为地尖锐刺耳。

        “职业道德,你居然指望着这群人有职业道德……”

        孔南天闻言冷笑,他在港岛待了半辈子,最瞧不起地就是这些干狗仔队的,只要出现,就没有他们不能干的事,没有他们不能捏造的新闻,歪曲事实,以假乱真,他见到的多了去了,根本就是一群无信无义的小人,不登大雅之堂。

        “在这几个记者身上,我可是足足花了两千多万,买通他们和他们背后的媒体机构,要不是时间不允许,这两千多万我都能干一个小规模的电视台出来,你现在打电话告诉他们,我孔南天的钱不是这么好拿的,要是今天他们不能把跃龙商贸给我彻底抹黑,钱他们一分拿不到,命也留不下来,现在就打!”

        孔南天摆摆手,示意旁边的跟班去做。

    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打过去。”

        吊梢眼点点头,掏出手机拨出一串电话号码,盲音响了几声后被接通,随即低声问道:“事情怎么样了?”

        “那边已经打起来了,我们正在拍呢!”电话电话那头,传来一阵激动兴奋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还在拍?为什么没有先发一部分到台里,拨出一段,让我们老板先看看成果如何。”吊梢眼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发一段?”对面迟疑了一下,“已经发了啊,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发过一段了,台里说在新闻直播里拨出,你们赶紧看看,兴许马上就能看到了,先不说了,我这边忙,别忘了尾款啊!”

        啪!

        电话被挂断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我说的怎么样?跟这群人将职业道德?还不如牵条狗回家,喂它几根骨头管用……”孔南天的语气里充满了鄙夷,不屑地看着眼前的电子屏。

        “应该差不多了,他在电话里说已经给总部传过去了一段,应该是需要制作剪辑,配上字幕和配音后再拨出,应该很快,我们下飞机之前肯定能看到。”吊梢眼说道。

        从港岛飞往澳城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
        而澳城新闻直播连线也刚好半个小时的节目内容。

        能从头看到尾,既消磨了时间,也了解了澳城的最新情况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不知道这个新闻出来,传到燕京那几个人的耳朵里会是什么反应。”

        孔南天幸灾乐祸地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说,今天早上的新闻,孔家人也会去看?”吊梢眼好奇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的,我已经在电话里告知了他们,今天早上澳城新闻连线会有跟孔家关系重大的内容要拨出,虽然三爷还沉浸在孔江沅死讯的消息中无法走出来,但是我还是想让他好好看看,这个跃龙商贸,被他口头称赞,捧上天的转型公司,到底是什么样子,是不是比我们还黑,也正好看看他打算让整个孔家转型的想法到底能不能施行的开,想把家主之位传给孔江沅,我告诉你,做梦!你就算是死了,也没有这个可能!”

        孔南天正咆哮着,忽然眉头一皱,目光就盯着眼前的电子屏不动了。

        此刻,电子屏幕上依旧播放的是澳城新闻直播连线。

        但是伴随着主持人的讲解,画面也已经从直播间转到了户外。

        “各位观众朋友们,我现在所处的位置,就是位于莲花区殡仪馆附近的二世皇后街道,你们现在能看见在我身后,是今日闻名澳城的跃龙货运商贸公司董事长孔江沅的出殡队伍,本来在十分钟前,这支队伍就应该离开莲花区,前往基本公墓将孔生的遗体入土,但是因为现场出了些突发情况,导致送葬队伍无法顺利离开,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我们近距离看一看……”

        身穿黑色制服的女主播,站在镜头前严肃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卧槽,可以啊这群人,直接搞现场直播连线啊,怪不得在电话里跟我这么横,老大,这可是澳城台啊,直播所有人都能看见的,让大家都看看,就连孔江沅死了之后,手底下的人也比我们都横,直接打啥受伤的围观群众……别说孔江沅死了,就算是他还活着,这件事情,也摆平不了。”

        吊梢眼冷笑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这些人办事不错,可以的话都收为己用,留在澳城当个棋子,也是好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正说着,孔南天嘴里的话戛然而止。

        他甚至直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,瞪大了眼睛看着电子屏,满眼都是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此刻电子屏里,正是节目直播连线的现场画面。

        在晃动的摄像机镜头下,就见画面里乱成了一团,不少人男女老少都坐在地上,捂着胳膊,捂着大腿,满脸痛苦,浑身是血,口中发出一声声难过的呻吟,从音响里,传进两个人的耳朵里。

        “啧啧,看看,看看跃龙商贸搞的好事,这是正规公司吗,简直比我们还要黑嘛,你看这老头,起码得八十多岁了吧?怎么忍心下手打的满头是血呢,还有那些小孩子,怎么能下得去手嘛,还装着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,这下看他们怎么给老百姓一个交代,恐怕以后很难在当地立足,被当地人痛打落水狗,要滚出澳城了吧!哈哈哈哈!”

        吊梢眼看见电子屏里的一幕,忍不住开怀大笑。

        丝毫没有发现身边已经站起身的孔南天,面色难看到了极点!

        “据本台在现场收到的消息,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受伤民众,全部都是居住在莲花区附近的居民,他们听闻跃龙商贸的董事长遇害后,进入出殡,纷纷自发组织起来,为孔江沅送上最后一程,却没有想到,因为自发送葬的人太多造成拥挤,许多人不小心摔倒,造成了一度的混乱局面,一些人受到了些轻伤,但是当这件事情被跃龙商贸的员工得知后,立即向现任跃龙商贸董事长孙如海汇报,暂停了送葬的时间,甚至将孔生的灵车停在一边,全部赶过来,为这些手上的群众治病,并将他们送往最近的医院,接受治疗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主持人出现在镜头中,向观众解释着画面的内容。

        “自发送葬?跃龙商贸帮助手上群众?”

        吊梢眼瞪大了眼睛,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满眼的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“这报道的是什么!是什么!这些人明明就是跃龙商贸的人打的,什么时候变成不小心摔倒,被跃龙商贸的人救治了?!这是什么情况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那几个记者呢?这就是电话里,他想让我们看到的新闻!!?”

        吊梢眼暴跳如雷,离开座位,就往前走。

    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孔南天目光死死盯着电子屏,低声说道:“这里是飞机,难道你还打算跳机吗!”

        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电子屏幕上的画面一转,一个令他咬牙切齿的人,出现在了屏幕上。

        “作为跃龙商贸的一员,同时也是澳城的一份子,我有能力,也有愿望,将这座城市变得越来越好,而今天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发来送孔生才不小心受到了些伤,我作为跃龙商贸的代董事长,救助他们,责无旁贷,我相信此时在灵柩里的孔生,看到我们这么做,也会感到欣慰的。”

        孙如海对着镜头,“真情流露”道。
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